保甲法

编辑:宿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7 04:42:2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甲法,王安石变法之一。熙宁三年(1070年)司农寺制定《畿县保甲条例颁行》。乡村住户,每十家组一保,五保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以住户中最富有者担任保长、大保长、都保长。用以防止农民的反抗,并节省军费。
中文名
保甲法
甲    法
王安石变法之一
时    间
熙宁三年
制    定
司农寺

保甲法简介

编辑

保甲法内容

熙宁三年颁行。各地农村住户,不论主户或客户,每十家(后改为五家)组成一保,五保为一大保,十大保为一都保。凡家有两丁以上的,出一人为保丁。农闲时集合保丁,进行军训;夜间轮差巡查,维持治安。保甲法既可以使各地壮丁接受军训,与正规军相参为用,以节省国家的大量军费,又可以建立严密的治安网,把各地人民按照保甲编制起来,以便稳定封建秩序。

保甲法影响

王安石变法以“富国强兵”为目标,从新法实施,到守旧派废罢新法,前后将近15年时间。在此期间,每项新法在推行后,基本上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使豪强兼并和高利贷者的活动受到了一些限制,使中、上级官员、皇室减少了一些特权,而乡村上户地主和下户自耕农则减轻了部分差役和赋税负担,封建国家也加强了对直接生产者的统治,增加了财政收入。各项新法或多或少地触犯了中、上级官员、皇室、豪强和高利贷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给百姓的生活造成的负面影响,最终被罢废。

保甲法综述

编辑

保甲法目的

王安石实行保甲法的目的:
第一是“除盗”
第二是“与募兵相参”,部分恢复征兵制
第三是“省养兵财费”(《长编》卷221熙宁四年三月丁未)。

保甲法实施过程

自熙宁三年(1070)颁布保甲法后,又陆续作了一些补充和修改的规定,将五户为一保,二十五户为一大保,二百五十户为一都保的编制推行于各路乡村。[据《宋会要》兵2之5—7,《长编》卷24s熙宁六年十一月戊午载,保甲法开始时十户为一保,五十户为一大保,五百户为一都保,后分别减为五户,二十五户和二百五十户。]保甲是乡兵,宋廷为了实行“以丁联兵”(《宋会要各兵2之23),“与募兵相参”,主要采取“上番”和“教阅”两项措施。
上番是全国性的。熙宁五年(1072),宋廷先后发布两道命令,规定主户保丁轮流在各地巡检司上番,“十日一更,疾故者次番代之”,“每五十人轮大保长二,都、副保正一统领之”(《长编》卷235熙宁五年七月壬午)。保丁上番,“每人日支口食米三升,盐菜钱一十文”(《长编》卷343元丰七年二月辛未),而都、副保正可另外得钱七千文,大保长三千文。在上番期间,“保正、长、保丁殴骂所辖巡检,依本属刺史、县令法。保丁殴骂保长、保正,加凡斗二等”,以建立严格的封建等级隶属关系。上番带有很大的强制性,保丁“私逃亡,杖六十,计逃日补填。酉点不到,不赴教阅,许小杖科决,不得过七十”。保甲上番的任务,是在巡检管辖下,“教习武艺”,“出入巡警”(《长编》卷237熙宁五年八月壬辰)。在保甲上番后,巡检司下原有的军士大部裁撤,只留下少量军士供役使。接着,宋廷又命令“尉司上番保丁如巡检司法”(《宋史》卷192《兵志》),县尉司下的弓手自然也作同样处置。

保甲法遇到的问题

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各地上番的时间并不统一,如陕西是所谓“旬上”,即十天为一期(《长编》卷343元丰七年二月辛未),而“河北、河东等路义勇保甲令于巡检、县尉下上番”,“其上番人并半月一易”(《长编》卷274熙宁九年四月庚戌)。此外,北宋还对保甲上番颁发了一项重要的修订,即“诸路五亩以下保甲更不轮差赴县尉巡检司,仍免教阅”(《长编》卷281熙宁十年四月丁未)。
保甲在各地巡检司和县尉司上番,还限于维持地方上的封建治安,并非作正规军使用,由于上番时限的短暂,加之各地保甲上番的数量和规模不等,实施状况不一,事实上也不可能进行多少军事操练。因此,宋廷更加重视的,还是对保甲的教阅。
最早在熙宁四年(1071),开封府已规定“农隙”之时,“保丁肆习武事”,经过校试以后,武艺高强者可以升官或免除部分税役(《宋史》卷192《兵志》)。熙宁八年(1075),又令河北,河东、陕西五路实行农闲操练,每年十月至来年正月,义勇保甲分批往州县参加教阅,每期“教阅一月”(《宋会要》兵2之10)。后又将河北与河东的冬教时间改为每年十一月至明年二月(《长编》卷269熙宁八年十月癸丑)。上番推行于全国,而教阅仅限于开封府界和北方的河北、河东和陕西,在这些禁兵的主要集结地推行保甲教阅,其用意当然是非常清楚的。
元丰时,宋廷又将陕西、河东和河北“五路义勇并排为保甲”(《宋会要》兵2之19—20),并实施“团教”和“集教”。集教是将大保长集中教阅,开封府界设置教场十一所,“大保长凡二千八百二十五人,每十人一色事艺,置教头一”。大保长学成武艺,转充教头,又对保丁实行团教,“凡一都保相近者分为五团,即本团都、副保正所居空地聚教之”(《宋史》卷192《兵志》)。据元丰四年(1081)统计,开封与五路参加教阅的保丁、大、小保长和都、副保正达六十九万多人。[开封与陕西,河东、河北参加教阅的保甲数据《宋史》卷192《兵志》,又《长编》卷337元丰六年七月庚申还分别汜载开封等地的详细数字。]宋廷还专设提举保甲司,负责保甲的教阅事宜。
上番,特别是教阅,给保丁们带来非常深重的苦难,不仅严重影响家庭的农业生产,还受尽保正、保长、巡检、巡检部属的指使,提举保甲司的指使、勾当公事等等的欺凌和勒索。有些保丁自毁肢体,以求免于教阅,逃亡的事件更是层出不穷。“保甲一司,上下官吏无毫发爱百姓意,故百姓视其官司,不啻虎狼,积愤衔怨,人人所同”,遂起而反抗,“执指使,逐巡检,攻提举司〔勾〕当官”(《长编》卷361元丰八年十一月丙午)。到宋神宗末年,“诸路盗贼蜂起,皆保甲为之,本欲御寇,乃自为寇”(《要录》卷96绍兴五年十二月丙午)。事势的发展,恰好走向了统治者意愿的反面。
保甲的上番和教阅,既然是以尖锐的阶级矛盾为基础,并使这种矛盾更加激化,这就决定了保甲不可能具备坚强的战斗能力。后来宋哲宗亲政时,章惇曾吹嘘熙宁时,保甲“教艺既成,更胜正兵”(《宋史》卷192《兵志》)。曾布也说,“是的诸县引见保甲,事艺精熟”,“仕〔宦〕及有力之家子弟皆欣然趋赴,及引对,所〔乘〕皆良马,鞍辔华楚,马上事艺往往胜诸军”(《永乐大典》卷19735《曾公遗录》)。他们所说的即使是事实,也不过是反映某些官户和富家子弟,希望通过皇帝阅试武技,而得到入仕或升官的机会,并不能反映广大贫苦保丁的训练水平。

保甲法实施的结果

事实上,尽管保甲教阅多年,宋廷却从未将保甲当作正规军使用。元丰四年(1081),为进攻西夏,宋廷除大量调遣禁兵外,还令开封府和陕西“共选募义勇保甲万人”(《长编》卷313六月壬午)。但是,宦官王中正显然对选募保甲参战没有信心,“乞更不选拣义勇保甲一万人”(《长编》卷314七月壬子),很快得到批准。在战争过程中,义勇保甲无非是担任“守城”,“慊役”,“辎重”,“馈运”等辅助性差使(《宋会要》兵2之22,《长编》卷315元丰四年八月丁巳,卷326元丰五年五月丙申)。总而言之,宋神宗君臣虽然对教阅保甲费尽心血,结果却并未对增强军力起多少作用,无异于画饼充饥。马端临说,“保甲之事”“徒足以困百姓,而实无益于军实”(《文献通考》卷153),这是实事求是的评论。
年幼的宋哲宗刚即位时,反变法派上台,废罢团教,虽规定仍然实行“冬教”,实际上也处于“弛废”状态(《宋史》卷192《兵志》),而广大乡村的保甲编制依旧保留。此外,还在保丁起义最盛的河北,“寄招保甲,填在京禁军阙额”,“虽短小一指”,身长不合格,“并许招刺”,还另外“增钱一千”(《长编》卷373元祐元年三月乙酉,卷377元祐元年五月戊午)。这是赵宋统治者传统的募兵弭盗政策。
待到宋哲宗亲政,重新起用变法派后,安惇上奏,建议恢复保甲教阅,而曾布却说:“然废罢已十五年,一旦复行,与事初无异,当以渐推行,则人不致惊扰。”(《永乐大典》卷19735(曾公遗录》)他提出种种理由,主张缓行,实际上是害怕“惊扰”乡村,再次出现起义。后来保甲教阅毕竟恢复了。宋徽宗时,虽大事推崇其父“神考,,的“良法美意”,由于保甲教阅造成的骚扰,崇宁年间,“京畿保甲投八百七十一牒,乞免教阅,又二百三十余牒遮枢密张康国马首诉焉,,(《宋史》卷192《兵志》),故最终仍然无法将教阅制度维持下去。李纲后来说:“十余年来,降指挥以免教阅,其法遂废,而保甲不知兵,徒有其名而已。”(《梁溪全集》卷63《乞籍陕西保甲京东弓箭社免支移折变团结教阅札子》)。
关于北宋后期保甲军训的盛衰,正如马端临所说:“自元丰而后,民兵日盛,募兵日衰,其募兵阙额,则收其廪给,以为民兵教阅之费。元祐以降,民兵亦衰。崇宁,大观以来,蔡京用事,兵弊日滋。”(《文献通考》卷153)自唐朝废除征兵制,推行募兵制后,北宋后期实行保甲军训,实为部分恢复征兵制之举。然而史实证明,恢复征兵制的企图是不成功的。[保甲法涉及的方面较广,还包括宋朝乡村政治制度,役法改革等方面,本书仅从保甲军训的方面予以评述。]
保甲法始终遭到士大夫的激烈反对.因为保甲法具备了一定的军国主义倾向,有向军功爵位制递进的可能.这将彻底摧毁士大夫阶层,对人民的生活和文化传统将造成极大的破坏性影响.

保甲法实施的保马法

保马制是让百姓几家合力为国家养马作军事用途,因为北宋缺乏牧区 .....保马法,王安石变法之一。神宗时,宋朝战马只有十五万余匹,政府鼓励西北边疆人民代养官马。凡是愿意养马的,由政府供给马匹,或政府出钱让人民购买,每户一匹,富户两匹。马有生病死亡的,就得负责赔偿,但遭遇到瘟疫流行,死了不少马匹,徒增民扰。不久废止,改行民牧制度。

保甲法王安石其人

编辑

保甲法王安石

王安石:(1021~1086),北宋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字介甫,晚号半山。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仁宗庆历进士。嘉佑三年(1058)上万言书,提出变法主张,要求改变“积贫 积弱”的局面,推行富国强兵的政策,抑制官僚地主的兼并,强化统治力量,以防止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巩固地主阶级的统治。神宗熙宁二年(1069)任参知政事。次年任宰相,依靠神宗实行变法。并支持五取西河等州,改善对西夏作战的形势。因保守派反对,新法遭到阻碍。熙宁七年辞退。次年再相;九年再辞,还居江宁(今江苏南京),封舒国公, 改封荆,世称荆公。卒谥文。
他强调“权时之变”,反对因循保守,是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他主张“绝求正所以经世务”,设置专局,使子与门人纂修各经新义,以为诵习的定本。《诗》、《书》、《周官》三经新义最为重要,《周官新义》尤能阐发新政理论。他的诗文颇有揭露时弊、反映社会矛盾之作,体现了他的政治主张和抱负。散文雄健峭拔,旧时被列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歌遒劲清新。词虽不多而风格高峻,《桂枝画·金陵怀古》颇有名。所著《字说》、《钟山目录》等,多已散佚。今存《王临川集》、《临川集拾遗》、《三经新义》中的《周官新义》残卷、《老子注》若干条。

保甲法王安石词作

桂枝香(登临送目)
浣溪沙(百亩中庭半是苔)
南乡子(自古帝王州)
渔家傲(平岸小桥千嶂抱)
菩萨蛮(数家茅屋闲临水)
千秋岁引(别馆寒砧)
词条标签: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