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的记忆

编辑:宿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15:52:0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莎士比亚的记忆》是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于1983年创作的短篇小说,博尔赫斯在他的作品中擅长呈现一种非现实意义上的真实,他构建了众多的故事迷宫。在这些故事迷宫中,各种精神遭遇随时都会发生。这些精神遭遇又象是一个个隐喻,描述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某种可能性,《莎士比亚的记忆》就是这些精神遭遇中的一个。《莎士比亚的记忆》通过海尔曼的经历揭示了精神世界的辩证法。
作品名称
莎士比亚的记忆
外文名称
La memoria de Shakespeare
创作年代
1983年
文学体裁
小说
作    者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莎士比亚的记忆内容梗概

编辑
文中的“我”——海尔曼-索格尔,有幸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将这套记忆接受了过来。“我”是从丹尼尔-索普——他写过一部关于莎士比亚的传记小说——的手中接过来的,丹尼尔-索普是一个普通士兵,亚当-克莱“临终前用最后一口气把这珍贵的记忆交给了”他。亚当-克莱几乎没来得及介绍这宝贝礼物的不凡之处,只说是“拥有这东西的人必须大声地把它献出来,而另一个人则必须大声地接受它。这样献出东西的人才会永远地失去那件东西。”克莱怎样,我们不得而知,他当时中了两颗子弹,可怕地挣扎着,高烧更是惊人,他没来得及作介绍。“莎士比亚的记忆”的特点是丹尼尔-索普逐渐摸索出来的。随着丹尼尔-索普一点点地淡忘,海尔曼会一点点地记住它的。作为一名德语文化的学者“, 我”——海尔曼对此套记忆存有极大的兴趣。直到“我”一天早上差点迷失在“我”以往所熟悉的不来梅车站时,“我”才惊醒“我”已经快要不是“我”了。作为“我”之为“我”的特点的记忆正在被莎士比亚的记忆淹没。按照斯宾诺莎的说法,任何东西都想保持其形态,石头就想成为石头,老虎就想成为老虎,而“我”则想回去成为海尔曼-索格尔。于是“, 我”如法炮制, 通过电话将“莎士比亚的记忆”转送给了另一位听起来很有教养, 并且乐于接受此记忆的人。[1] 

莎士比亚的记忆作品赏析

编辑

莎士比亚的记忆主题

整篇作品既像一个寓言, 又像一个传说。在博尔赫斯的文化渊源中,它可推究到毕达哥拉斯的灵魂转世之说, 它又像是对毕达哥拉斯结论的印证, 一个负载灵魂的肉体死去,灵魂会在另一个肉体那里找到居住之所。精神产品不像物质产品, 它不会灰飞烟灭, 它在一代又一代的传人手中复活, 并影响人们的生活。可这似乎还不完全是博尔赫斯所要表达的“莎士比亚的记忆”的特征。我们从海尔曼的遭遇中看到,“莎士比亚的记忆”还有一种压迫感, 当它在海尔曼身上安营扎寨、生根开花之时, 海尔曼自己却逐渐退隐消失了。“在这次冒险开始时,我感到了作为莎士比亚的幸福;到后来,则感到一种压抑和恐惧。”海尔曼作为海尔曼的部分开始让位于莎士比亚。在他有限的储存空间中,“两套记忆开始在头脑中打架。起初,两套记忆井水不犯河水,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莎士比亚这条大河的水威胁到我渺小的河水,几乎把我淹没。我惊恐地发现,我正在忘记父辈的语言。”海尔曼已经不成其为海尔曼, 海尔曼成了莎士比亚。这也正是莎士比亚的记忆让海尔曼害怕的地方。他成了一个缺失了自我的空壳, 而莎士比亚的记忆并不能使他像莎士比亚一样文思如涌泉。“并不是那些最具戏剧性的时刻才能成为莎士比亚,才能发现万古铭记的佳句。”海尔曼拥有莎士比亚的记忆,并不是仅仅拥有莎士比亚产生“万古铭记的佳句”的时刻。平凡的生活充满了琐屑,伟大的时刻已经过去, 他跌落在以往琐屑的日常细节中不能自拔。更可怕的是,他与现在也开始脱节,“我开始不能理解日常发生在我周围的事情了”。作为一个二十世纪的人,他在一个恍惚的瞬间,认不出他天天进出的火车站,在这“一个个铁的、木头的和玻璃的大家伙里迷路了”,因为莎士比亚的时代还没有火车和火车站。那恐慌与迷茫的一刻,海尔曼说,“对我来说简直是无限长”。恐怕这也是海尔曼要把这一“光荣的”能力移交他人的原因。[1] 
《莎士比亚的记忆》通过海尔曼的经历揭示了精神世界的辩证法。也许终身埋首于书海的博尔赫斯到了八十二岁高龄时才体会到了读书人的幸与不幸。最初的欢呼、庆幸与最终的不堪重负,实际上更是一种人生抉择。当你选择了这条路时,也就意味着你同时也选择了这条路将要给你带来的一切。与喜悦、幸运感相伴的还有单调、枯燥、琐屑与无聊,这种甘苦只有你亲自品尝了之后才会知道,不然海尔曼也不会找到“接班人”了。那个欣然接受的未知名者,正显示了这种向往的欣然与单纯。可以看到,海尔曼不想坑害别人,所以当他第一次打电话是个女人接时,他没有传递这个功能,第二次是个小孩接时,他也没有传递,第三次是个成年男子时,他郑重其事地先询问对方是否愿意接受,征得对方同意后,他才把莎士比亚的记忆送了出去。[1] 
伴随历史进程的脚步, 一代又一代先贤们所积累的精神财富浩如烟海。这些财富丰富了后人的思想和生活, 使人们更充实地享受着唯一的一次生命历程, 可当这些精神财富如排山倒海般地替代了自我时, 它的重负与压力所产生的负面效应就显现出来了。博尔赫斯在作品中写到:“随着岁月的流逝,人人都被迫背上越来越重的记忆的负担。”海尔曼背负着两种记忆,而这两种记忆又是不相调和的。如果莎士比亚的幽灵又回来了, 海尔曼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1] 
艺术活动就其本质而言, 是唤醒, 是揭示, 是对精神价值的寻觅, 是对生命意蕴的拓展。作为一代大师, 又时值八十多岁高龄, 他对生命的体悟就在“莎士比亚的记忆”的有形化中完成,唤醒的是读者的继续思考与寻觅。博尔赫斯自称他是“利用哲学问题作为文学素材的作家”,此话尽然。[1] 

莎士比亚的记忆手法

用一个明晰的叙事性框架表达一种含蓄的哲理是博尔赫斯的专长。《阿莱夫》中用一个透明发光的小圆球来暗示空间的无限,《小径分岔的花园》中用不断分岔的迷宫式花园来暗示时间,《扎伊尔》中用一枚无法混淆的钱币来暗示生命中永远无法替代的感情体验等等,《莎士比亚的记忆》也具有这种特点。当你因为海尔曼传递成功而如释重负时,你会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作者设计的圈套,形而上的意味已经弥漫开来了。“艺术的要旨在于揭示历史与生命何以才能达到一定程度的透明性,并在艺术体验之中,开启自己的本质和处境的新纬度。”莎士比亚的记忆是一个庞大的具有多种成分的载体,这个载体与人生的关系在博尔赫斯笔下却这么形象、明晰地展示出来。博氏通过叙事性的故事框架揭示人类精神财富的历史与个体生命的关系,使读者在“莎士比亚的记忆”有形化的过程中领悟人类自己的生存和处境。[1] 

莎士比亚的记忆作者简介

编辑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899-1986),阿根廷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诗人,小说家,翻译家。一九二三年出版第一部诗集,一九三五年出版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奠定在阿根廷文坛的地位。曾任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哲学文学系教授。重要作品有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激情》、《老虎的金黄》,短篇小说集《小径分岔的花园》、《阿莱夫》等。[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